当灯光从许晴饰演的顾香兰身后打来,我坐在莲花池中最靠近她的座位上,那瞬间竟然不敢直视她的眼睛。

目睹了一场由果到因的追溯,时间跨度超过一甲子的爱恨情仇,很难不被打动,也很难不去喟叹命运的无常。

《如梦之梦》是超越现实的存在,是回想起来演员的一颦一笑仍会心中一颤的一场梦。

▲ 《如梦之梦》以往演出剧照

千禧年的5月,《如梦之梦》第一次以中文在台北艺术大学进行了完整形式的演出。18年后,在上海,在赖声川导演的上剧场,我终于也看到了这部8小时的戏剧作品。

上下本合起来为7小时35分钟,上半本为3小时25分钟(含中场休息20分钟),下半本约为4小时10分钟(含中场休息20分钟)。

上半本始于从2000年的台北病房,五号病人在初出茅庐的医生死缠烂打之下,将他的故事娓娓道来。经历了两段恋情,然后在旅行中寻找一个他也不知道是什么的谜。

「用一个谜去解另一个谜」。

d1

下半本是五号病人根据种种线索找到了晚年的顾香兰,听她讲述了自己的一生:

从天仙阁到法国再到回国,从头牌到成为伯爵夫人再到成为女佣,从风光一时到落魄万分……王德宝与亨利伯爵,亨利伯爵与王德宝,两个男人,两段恋情。

两位主人公的故事互相嵌套,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,五号病人旅行时住的城堡房间正是顾香兰当年与伯爵的主居室,江红住的7楼小房间,也是当年顾香兰在巴黎时的居所。

▲ 《如梦之梦》上剧场最新剧照

从整体来看,上半本入戏较慢,更多是五号病人自己的故事。第一次恋爱、结婚、生子、丧子、生病、旅行;第二次恋爱、寻找解开自己谜的线索。

上半本是“果”的展示,埋下了不少伏笔和铺垫,比如五号病人给医生讲故事,要求医生带一根蜡烛,然后摆上了一个精美的烛台。直到下半本,你才知道,这个烛台属于顾香兰,再往后看,烛台的主人其实是亨利。

▲ 《如梦之梦》上剧场最新剧照

进入下半本之后,情节更加紧凑、节奏加快、戏剧冲突频繁,像是梦境又更深了一层。从这几点来说,下半本更加值得期待。

《如梦之梦》的人物众多,台上共有29位演员饰演300多个角色。有的角色是绝对主角,比如顾香兰、伯爵、五号病人,大部分角色在剧中并没有名字,只是船员、贵客、领班、仆人等等,所以不用担心分不清人物。

另外一个很重要的特点是,多人饰演一角。

以顾香兰为例,青年、中年、老年的三名饰演者分别是谭卓、许晴与卢燕。三个人并非完全孤立,她们也有同时出现的时刻,比如在天仙阁,许晴也有奉茶的戏份。

▲ 《如梦之梦》以往演出剧照

而在法国杜象城堡的湖边,许晴看着年轻的自己(谭卓)走远,还看到了湖中老年的自己(卢燕)。

过去回不去,未来还未来,梦中也是如此。

除了顾香兰,5号病人、江红、医生等等都是此般设置,给予了舞台更多的时间和空间上的自由,也丰富了层次。

在上半本演出时,我坐在普通观众席的6排10座,下半本演出时,我坐在莲花池F1座,只能说两场的观感差距较大,再加上很多段落演员的表演是朝向莲花池的,所以如果有可能,希望大家尽量挑选莲花池的座位。

上剧场台深14.5m,最后一排到台口的距离、不超过24m,比起一般剧场观感要好,但不少戏份在舞台最深处,所以距离其实是比较远的。

触手可及,才叫梦。

▲ 上剧场版《如梦之梦》观众席看舞台全貌(图源自AS)

有人评价,《如梦之梦》是演给莲花池观众看的。虽不尽然,但毫无疑问莲花池的观感是最好的,不然也不会价格最高不是?

上剧场的莲花池此次共有92座,以往的巡演版本这一数字是250左右。

比起普通演出前排价位高是因为距离,《如梦之梦》的莲花池价高更在于体验,除了360度可旋转的座椅可以让你选择看谁,本次在上剧场还新加了整个莲花池在上下半本各旋转2次的设计。

▲ 《如梦之梦》上剧场谢幕照

赖老师也说,希望给观众一些特别的体验,再加上整个舞台是圆环状,自然也想到了让莲花池也能够转起来。

为了实现上剧场的舞台效果,整个团队从2月5号就开始装台,除了过年期间休息了三四天,其余时间一直在工作,直到前两天的测试才完成装台。

▲ 《如梦之梦》以往演出剧照 舞台为方形

上半本,胡歌饰演的五号病人在书店看到了一个穿旗袍的中国女人,坐在普通观众席的我,只能够看到一抹背影,那是顾香兰(谭卓)的绰约风姿。

当我坐在距离下台阶和舞台最近的地方时,能够看到顾香兰(谭卓)即将远嫁巴黎前,摘下耳环、首饰,脱下鞋子、外套,眼中满含泪光的痛楚。

与此同时,天仙阁众姐妹的啜泣声也就在我耳边。台上的人在哭,台下的观众也在哭,情绪在莲花池中蔓延。

未标题-2

▲ 《如梦之梦》2014年演出剧照

有几位演员非常出彩,一定要提。

闫楠饰演的王德宝,一副痴傻,登门三次,只为见到顾香兰;金士杰饰演的亨利伯爵,在娶了顾香兰之后,发现后者越来越不在掌控之间,幻想破灭;谭卓饰演的顾香兰,难忘她的眼波流转,自然而不做作,万般风情都属于她;

▲ 《如梦之梦》上剧场最新剧照

许晴饰演的顾香兰,在听到伯爵死去的消息后,那种冷冽愤恨的眼神扎到了人的心底。

旗袍是属于顾香兰们的,是属于天仙阁的,也是属于上世纪30年代的上海。那一身旗袍下的婀娜身姿,是那个时代的别样色彩。

老年顾香兰的饰演者卢燕女士,精神矍铄,风姿优雅,哪个有追求的女演员不渴望自己能活得像卢燕女士一样?

▲ 《如梦之梦》上剧场最新剧照

法国不是自由,巴黎恐怕也不是爱。

《如梦之梦》是没有答案的,人以死亡作为终点,可过去种种,不能忘,无法改。谁都不能保证自己会做出更加正确的选择。所谓正确,本就是一种妄求。

文章来源:好戏